岡野的“深度學習”軟件系統,高度模擬了人類大腦,可以不依賴人類操作而讓機器自動學習?!吧疃取笔侵笝C器的神經元網絡將擁有更多層次,可以處理更多復雜問題

日本科技復興,可能就要靠這個33歲的年輕人了

來源:一財網  |  作者:下木  |  閱讀:

最近一家才成立一年的日本創業公司,引得豐田、松下等大公司紛紛折腰,搶破頭也要去合作。

這家公司名為Preferred Networks,總部設在東京。創始人之一的岡野從幼兒園就開始對電腦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上中學后就開始編程寫飛行模擬軟件。后來去了東京大學讀書,在那里遇到了最終與他合伙創辦了Preferred Networks的西川。

岡野的父親是一個67歲的汽車音響制造商的退休經理,自己對數學和技術都不感興趣,他一直認為寫代碼是岡野的某種天賦本能。

今年33歲的岡野,現在被認為將要擔負起引領日本科技業重新崛起的希望。

在過去一輪的科技浪潮中,傳統科技強國日本在與硅谷的直面競爭中,簡直可以說是全面落敗。

特別是在軟件行業,日本算得上是完全缺位。尤其是以蘋果為代表的硅谷公司們,重新構造軟件生態,把日本一直引以為傲的消費類電子產品幾乎擠出市場。

雖然在機器人、汽車和智能手機組件等領域,日本依然站在最前沿。但就算是這些優勢地位,如今也開始搖搖欲墜,因為軟件系統已經成為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滲透入幾乎所有行業。

岡野的“深度學習”軟件系統,高度模擬了人類大腦,可以不依賴人類操作而讓機器自動學習。“深度”是指機器的神經元網絡將擁有更多層次,可以處理更多復雜問題。

“深度學習”已經在硅谷紅透半邊天。谷歌去年就花了5億美元收購了位于倫敦的創業公司“DeepMind”科技公司。蘋果、亞馬遜、Facebook和特斯拉、百度等巨頭公司都已經在這個領域砸下重金,百度在2014年正式在硅谷建了一個深度學習研究中心。

根據美國市場研究公司Tractica預測,今年深度學習的企業應用軟件銷售利潤是1.09億美元,但到2024年,這一數字將達到104億美元。

對于硅谷來說,"深度學習"是一個用來改造現有軟件的途徑。舉個例子說,蘋果搞深度學習,是為了改進Siri軟件系統的語音識別能力,和人交流得更加順暢。

但是在日本,“深度學習”被寄予了另一種期望。那些上趕著接觸岡野的日本公司們,希望從和硅谷完全不同的一個角度來挖掘深度學習,比如說用來改進硬件。

"深度學習"可以讓機器實現自我升級,并通過機器與機器之間的互聯來升級整個系統,遠比通過人手再來升級機器的效率高。

日本的工業機器人制造商、蘋果公司供應商Fanuc,最近入股了“Preferred Networks”,希望能讓機器人自動學習如何更好地組裝設備甚至自我修復。

豐田和松下公司也都在尋求和Preferred Networks的合作,前者希望能通過深度學習發展無人駕駛,后者希望能借助Preferred Networks來升級監控相機和消費類電子品。

Preferred Networks的野心卻不止于此,它希望能在整個企業級深度學習應用領域中占上核心之地,就像1980年推出操作系統后在個人和公司計算機革命躍居核心地位的微軟。

Preferred Networks最近還新推出了一款操作系統,名字叫“Chainer”,專門用來幫助第三方工程師開發深度學習項目。

這個去年剛剛成立,還僅有30名雇員的公司,在今年8月估值就到了1.2億美元,公司至今堅持保持獨立。

這其實相當于一場賭博,因為Preferred Networks的對手是幾乎擁有無限資源的谷歌。谷歌可以任意挖角世界上最好的深度學習人才和制定潛在行業標準。

Preferred Networks創始人們現在每天都要拒絕許多合作建議,因為公司的雇員還遠遠不夠。

“Preferred Networks的技術實力毫無問題,但是他們還是需要學習如何和資本市場打交道”,東京大學名助理教授松尾豐說。

岡野一直堅信自己在這方面的技能會有用。在他看來,未來的世界一定會是所有物體互相連接,汽車、烤面包機都紛紛上網,被連接在一起的設備每分每秒都會接受海量信息。

這些信息中有一些很關鍵,大部分卻相當于信息噪音。然而這個世界上不存在能夠針對每一則信息來進行篩選的計算能力。

比如汽車的傳感器可以接受和記錄每一個霓虹廣告牌的詳細像素,但這對汽車的安全駕駛毫無用處。

人腦也有相似的“信息過載”問題存在,但是人腦能夠通過學習去識別和過濾所有無關信息。計算機也一樣,機器必須要有能力來獨立進行判斷,哪些數據有用,哪些數據需要過濾,哪些數據必須要上傳和共享。

人工智能發展了多年,一直沒有重大突破,已經讓很多用戶感到失望,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計算能力不足。"深度學習"也還需要一些重大突破才能掀起足以改變世界的浪潮,但從長遠看,人工智能時代的降臨已經不可避免。

雖然事實證明日本政府對新科技的反應非常遲緩,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日本近年在全球科技競爭中逐漸邊緣化,但日本依然不乏很多在細分市場占據頂尖位置的科技公司。

日本先進科學與技術協會的人工智能小組主任純一井說,Preferred Networks的出現相當于是一面旗幟,把這些將構成日本科技新一代主力的公司凝聚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