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創造了足夠美好的體驗,那么想要的東西都會來?!?/h5>

周靜:跨界實驗者

來源:環球企業家  |  作者:黃晨嵐  |  閱讀:

周靜,現任成立于硅谷的全球組織"科技女孩"大中華區副主席,在中美之間搭建引領女性創業創新的平臺。她曾是美國《商業周刊》唯一的中國籍記者,并獲美國杰出人才簽證。2010年回國,與技術合伙人聯合創建了一個移動廣告平臺,獲人民幣2500萬風險投資,現已出售。她正在進行第二次創業,4月將推出一款針對女性的寵物app。她提出了一套“閨蜜經濟”理論。

當代藝術策展人、記者、移動互聯網連續創業人、教育人士,這些稱呼看起來風馬牛不相及,卻連成了周靜獨特的事業曲線。

這位跨界的科技女孩,在實驗每一種新的可能性。2010年,在美國留學和工作數年后,她決定回國創業,并且把“科技女孩”的組織和理念也帶到中國。同時,她正忙于自己創辦的第二個移動互聯網公司,這是行業中不折不扣的異類—主要員工幾乎都是女生,瞄準的用戶群體也是女性。

“網絡2.0的主要模式—電子商務、休閑小游戲、社交網絡,如果沒有女性消費者,這三者都不可能成功。但從產品層面看,都是那些單身極客男開發的。我們看到了不對稱,也看到了藍海。我們更知道女人要什么,設計產品時不考慮男性,就可以把女性喜歡的東西濃墨重彩地描繪,做起來非常有幸福感。”周靜告訴本刊。

她們即將發布的手機互動應用,是為女孩準備的一頭圓滾滾的大象寵物“愛麗胖”,它除了大象的天然呆以外,也有各種小型寵物的性格特征—貪吃,愛玩,喜歡賣萌,不小心放屁的時候會害羞地捂住長鼻子。它生活在遍布粉色糖果星云的星球,需要女主人撫摸、喂食物和飲料、洗澡、打扮,還可以和主人拍照合影,上傳到社交網站。

這是一個被創造者注入情感、賦予性格的應用。周靜也希望它能與用戶建立起情感聯系,為女生們帶來溫暖的陪伴。

從商業模式來看,周靜很清楚網絡2.0的主要收入來源是廣告,而有價值的內容和互動是最好的廣告形式。應用的用戶積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可以通過數據的收集和分析,洞察用戶需求,精準地推送有價值的廣告。而愿意在新媒體上投入廣告的主要是消費品和日化品企業,因此在和寵物的互動(喂食、洗澡、打扮等)中可以自然地推送相關的廣告。

她還有個更遠的想法:以此創造女性社交的入口,形成“閨蜜經濟”。要知道女生很容易受到“閨蜜”的影響,她相信,基于女性社交延伸到電子商務、廣告推送等領域的“閨蜜經濟”將是一個值得挖掘的藍海。

“白夜”的魅力

周靜把這家新公司命名為“白夜科技”,這恰好概括了她的創業哲學。“白夜”是起源于巴黎的節日。從日落到日出,整個城市變成一個巨大的公共藝術娛樂場。后來許多城市都模仿了這種形式。

2006年,周靜成為了美國西北大學雜志出版、商業報道的研究生。她來到芝加哥的第一年,恰逢那里舉辦第一屆類似白夜的節日—Loop Utopia:貫穿市中心的芝加哥河整個變成了藝術長廊,很多行為藝術家做著各種表達;各個教堂則變成了劇院,有合唱還有其它演出;博物館徹夜開放;購物商場里面有DJ在打碟,衣服都是特賣;第二天日出之時,人們聚集在草地上一起練瑜伽,迎接陽光。

周靜極為喜歡這個節日。第二年,已經成為美國老牌商業雜志《商業周刊》第一個中國記者的她,就給編輯報了這個選題,報道了整個節日從策劃到實現的過程。周靜從商業的角度切入,因此采訪了不少經濟學家,他們分析道:“像這樣的活動可以刺激人們的消費欲望。”每年只有這一天,博物館的禮品店會被購物的人們搶空。

當她決定回國來做移動互聯網時,當年的經歷與采訪立即浮現在腦海中。她很明白,要讓中國人為軟件付錢買單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所有人都愿意為終身難忘的美好體驗去買單,而這必須要將藝術、體驗、科技、商業相互結合起來。因此,周靜在公司名字中也將白夜和科技放在了一起。在她看來科技是一種輔助的工具,而這個平臺是以體驗為主導的,她堅信:“如果創造了足夠美好的體驗,那么想要的東西—數據、營收之類的,都會來。”

會被“白夜”所觸動,走上一條跨界結合的道路,并非完全偶然。周靜曾經學過8年國畫,從南京大學本科畢業以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上海當代藝術館。而在美國2年多的商業記者歷程中,她采訪了許多科技企業和金融機構。當聽到一位教授說,“科學與藝術在山腳下分手,在山頂上匯合。”她感受到了深切的共鳴。

拉鋸與改變

凌晨兩點多,剛結束一天工作的周靜,用微信對講回答了提問—回國創業最大挑戰是什么?

那天晚上,周靜和同事們在開會時遇到了一些問題。團隊正在開發的是全新的創意產品,沒有先例可以模仿。雖然周靜對于自己認定的方向非常自信,但身邊的人常常會說看不懂、以前沒有人這么做、或是美國也沒有成功的案例。在執行過程中,這種抗爭是她目前遇到的最大的挑戰。

“我們這個團隊挺本土的,現在要做的,和她們接受的教育以及一貫的工作方式有沖突。譬如說美工,受到的教育一直是‘不可以怎樣’、‘做了什么就不能怎么樣’,很多時候會不敢嘗試。我想要改變,讓她們明白什么都可以突破。”周靜說。在視覺上,她和美編磨合了很長時間,才得到了想要的效果。

在周靜的個人體驗中,敢于嘗試帶來了許多收獲。

她在西北大學的第一學期,需要選擇一個垂直領域,每天寫一篇報道。由于芝加哥是南奴北遷時停留的第一個大城市,黑人文化盛行,各種沖突仍然存在。周靜就決定以此為方向。3個月里她每天花3小時往返于北郊的校區和南部的黑人聚居區Bronzeville。當時年輕的女候選人Dowell正在挑戰連任24年的地區領導人,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她難以撼動舊人的地位。但是周靜了解,老領導人24年來并未做過什么實事,并且可能存在經濟上的污點。因此周靜就每天跟著Dowell去貧民窟和各種危險的街區,Dowell挨家挨戶敲門,問自己能夠為他們做什么。當時只有周靜一個人跟著她做報道,旁人不解她為何如此看好Dowell。但周靜覺得在貧困線上掙扎的人們非常注重面對面的交流。結果公布之后,Dowell真的贏了。在慶祝聚會上,Dowell特別感謝周靜,“讓人們了解我是誰。”而NBC等大媒體到這時才來報道。

周靜由是體會到,美國社會的創新力強大,是因為社會、學校、家庭對失敗的寬容度很高。她也特別想把這種觀念帶回中國。在科技女孩的活動中,關于失敗的主題幾乎是每次活動中都會探討的,讓成功的人說自己失敗的經驗,讓年輕人敢于嘗試和突破。

“我們想從教育開始改良基因,所以在澳門科技大學等許多高校建立或者籌備工作室,特別關注本科,尤其是大一、大二學生。”周靜告訴本刊,科技女孩的工作室藍本是美國紐約大學的互動通信學院(Interactive Telecommunications Program),在那里來自技術、藝術、商業各個領域的學生跨界合作,在動手創造的過程中學習。工作室除了教學生創新的方法,譬如怎么做頭腦風暴、團隊協作,還會和移動互聯網的天使投資人王利杰合作,讓學生可以直接介入到最前沿的創業企業,在實際操作中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