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的華爾街和硅谷之間,一場轟轟烈烈的人才爭奪戰早已展開—老牌金融業和新興科技業,投資方和創業者,究竟哪一方更加吸引那些野心勃勃的年輕人?

華爾街到硅谷遷徙路線圖

來源:時代周報  |  作者:吳筱羽  |  閱讀:

在國內,滴滴總裁柳青2014年辭去高盛職務投身初創公司的故事至今為人津津樂道。然而事實上,在美國的華爾街和硅谷之間,一場轟轟烈烈的人才爭奪戰早已展開—老牌金融業和新興科技業,投資方和創業者,究竟哪一方更加吸引那些野心勃勃的年輕人?

最近的一條跳槽動態,就來自硅谷獨角獸Uber。

上周,路透社發布消息稱,知名投資銀行高盛位于舊金山的科技投資銀行團隊中有3名中層銀行家跳槽到叫車服務公司Uber Technologies任職。這是投資銀行業人才轉戰初創科技公司的最新案例,但并非是第一起。盡管沒有公開的統計資料,但近年來離開大銀行到科技公司任職的人才不在少數。

長久以來,在華爾街獲得一份體面的工作是美國優秀年輕人的首要職業目標,因為那里不僅僅有可觀的薪酬和誘人的年終分紅,還有大把的職業機會和充滿活力的工作環境。然而,在最近不到十年的時間里,這種情況已經開始逆轉。

走出華爾街

今年年初,摩根士丹利首席財務官魯斯-波拉特(Ruth Porat)跳槽至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擔任相同職位;高盛前副主席兼亞洲區負責人邁克爾-埃文斯(Michael Evans)在今年8月離開該行加入阿里巴巴集團,擔任總裁兼執行董事,全面負責阿里巴巴的全球化業務。而在今年7月,彭博新聞社爆出,為黑石(Blackstone)效力7年的首席財務官Laurence Tosi將要離職,就任短租網絡平臺Airbnb的首席財務官。去年12月,Snapchat聘請瑞信的互聯網銀行業務主管Imran Khan為公司的首席策略官。去年7月,高盛的投資銀行家Anthony Noto被任命為Twitter的首席財務官。

在這波華爾街離職潮中,高盛等傳統華爾街投資銀行正在成為人才流失的重災區。僅僅是Uber這一家公司就已經從高盛挖走了多名高級管理層,比如財務主管Gautam Gupta和企業發展主管Cameron Poetzscher。而早在2013年,Uber CEO Travis Kalanick就曾表示,在公司近250名員工中,有10%-15%來自金融行業,其中5%更是來自高盛。

不僅僅是成熟老練的職業銀行家,名校畢業生的職業選擇也開始由華爾街向硅谷傾斜。哈佛大學商學院的畢業生報告顯示,2015級畢業生中有20%表示將投身科技類公司,這個數字在2011年僅僅為11%。在31%的選擇進入財經領域的畢業生中,有3/4選擇進入風投、私募和杠桿交易行業,而選擇進入高盛這樣的傳統投資銀行的比例由2011年的11%降低到5%。

硅谷“掘金”夢

在這場科技推動的西岸科技淘金熱中,硅谷帶給各方人才的不僅僅是燦爛的陽光。

一位招聘人員告訴路透社記者,通常情況下,一位華爾街投資銀行的副總裁年薪含獎金在內大約為50萬美元,一家科技公司的中層員工年薪接近20萬美元。盡管薪水之間仍然存在差距,但華爾街銀行家的薪資水平受到特定年份的交易狀況以及資本運作情況的影響,而選擇去硅谷工作則意味著生活和工作得到了更好的平衡。更為重要的是,如果能在一家迅速壯大的公司獲得更多的股權,那么在公司上市這一天,持股員工的收益將變得非??捎^,將遠遠超過了薪資減少的損失。事實上,經濟危機之后的華爾街對人才的吸引力也在下降,隨著管制不斷加深,金融部門獎金遠不及危機前的百萬美元,而忙碌且枯燥的工作讓雇員們開始重新權衡其中的利弊。相較之下,更具潛力的科技公司的股票和期權帶給其員工們更美好的想象。

對于從黑石集團(Blackstone)跳槽去Airbnb擔任財務主管的Tosi而言,薪資也許不是他最關心的問題。早在2007年黑石公開募股之后,Tosi便過上了十分優裕的生活。在過去的三年里,Tosi在黑石獲得的總收入約為3380萬美元,且不包括其他的紅利和津貼。然而,與他在airbnb的收益相比,這一切又顯得微不足道。盡管他的薪酬狀況并沒有公開,但在airbnb進行IPO之后,他將會獲得價值數千萬的股權。今年《華爾街日報》援引Twitter的年報數據稱,含股票和期權在內,其首席財務官Noto去年的收入合計7280萬美元,約為其在高盛時收入的三倍,是Twitter最高收入者。而根據證券備案文件,跳槽去Google的Porat則被授予了總價值接近7000萬美元的補償,包括一次性分紅和新的雇傭股票激勵。這是她在過去三年間在摩根士丹利獲得的總收入的兩倍。

金融人士成“新寵”

隨著硅谷科技巨頭的崛起,收購其他公司和在新的地區進行擴張逐漸成為其核心策略,而并購的規模日漸擴大,升級到數十億美元。在科技巨頭收購史上,大筆交易層出不窮。Google曾以125億美元收購摩托羅拉,Facebook以190億美元收購WhatsApp,Western Digital花費190億美元收購Sandisk,迄今為止最大的交易是戴爾,其以670億美元收購EMC。對科技巨頭而言,當企業整合和持續收購交易成為固有業務,高素質的金融專業內部人士則是公司不可或缺的部分。而活躍的并購活動也在不斷吸引傳統金融業人才離開傳統產業,參加這個全新的生態系統當中。

另外,公眾的密切關注也使得這些上市公司意識到內部規范化管理的重要性,這是他們聘用專業銀行家的另一個原因。事實上,硅谷對于金融業人才的投入成效顯著。以谷歌為例,在其高價雇傭Porat之后,其季度報表顯示該公司市值一夜之間上漲到650億美元,分析家將這種情況歸功為Porat任職后緊縮開支,取悅市場的成果。

冒險家的游戲

“聰明就是聰明,不同的行業對于他們并沒有明顯的界限。” Michael Goodman告訴《華爾街日報》記者,他是獵頭公司Long Ridge 的合伙人,這家公司專門為投資機構招募人才。然而,對于投資銀行家來說,這種職業的轉換并非萬無一失。Greg Smithies曾任職于花旗銀行,在金融業瀕臨崩潰時,他喪失了信心,前往硅谷一家風投機構工作。近期,他重返紐約,為一家開業三年的數據分析機構工作。“在西海岸,你可以看見很多初創公司創始人40歲之前成為億萬富翁的報道,人們渴望實現自己的夢想,但現實情況是,你會在一家初創公司做一個年薪10萬-15萬美元的程序員,然后看著這家初創公司衰敗。”他如此對記者說道。

同樣,Tosi的硅谷抉擇也充滿風險。Airbnb的商業模式是允許私人房主將房間短暫出租,但這種做法受到了許多法律制定者的反對,這將成為Airbnb擴張過程中的重要威脅因素。分析家認為科技公司市值的收縮和他們爆發時一樣快,但這并不能阻礙Tosi的硅谷之行。在2008年擔任Blackstone的CFO之后,他帶領該公司崛起為華爾街眾所周知的公司之一,目前該公司管理著約3330億美元的資金。然而,在華爾街取得的巨大成功讓Tosi感到疲乏,當Airbnb向他表達招聘意向,Tosi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因為這是一家初創公司,他能參與公司的塑造過程,知情人士告訴《華爾街日報》記者,Tosi有科技癖好和創業情結,這也可以解釋為何他在2010年曾拒絕科技巨頭蘋果公司拋出的橄欖枝。

對于人才外流潮,華爾街也開始采取措施。高盛開始推出一系列針對中高層員工的新政策,包括給予他們更快的晉升,一些私募基金公司則推行新的招聘政策,意在招聘擁有MBA學位的員工,因為初創科技公司在為招聘員工時會因為MBA學位過于昂貴而慎重考慮。另一些華爾街公司則選擇削減員工工作時長。然而,這些措施究竟是否能夠阻止這波來勢洶洶的離職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