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聯網巨頭們爭相打造互聯網生態之際,老牌互聯網公司盛大則頻頻拋售資產。據了解,目前,盛大旗下的自營核心資產只剩下盛大云、盛付通等。對此,諸葛輝則稱,盛大集團已經成功轉型成為一家投資控股公司。

別了游戲:盛大頻拋資產背后的衰落曲線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  作者:滑明飛  |  閱讀:

11月27日,盛大游戲發布公告稱,盛大互動娛樂集團將其目前所持有的18%的股權,一部分出售給中絨圣達投資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另一部分出售給億利盛達投資控股(香港)有限公司。此次交易,兩家接盤公司均獲得48759187 股B類普通股。

至此,盛大互動娛樂集團已經不再持有任何盛大游戲股份。而持續增持的寧夏中銀絨業集團(中絨圣達的關聯公司,下稱“中絨集團”)則獲得了總計24%的股權(A類股+B類股)及大約40.1%的投票權,成為盛大游戲第一大股東。

同時,盛大創始人陳天橋正式退出盛大游戲董事會席位,并辭去其盛大游戲董事長及薪酬委員會、企業發展和財務委員會主席職務,以上三職由盛大游戲現任代理CEO張鎣鋒接任。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接盤公司之一的億利盛達投資控股(香港)有限公司正是由張鎣鋒為代表的盛大游戲核心管理團隊控制,此次交易完成后,該公司獲得了9%的股權及34.5%的投票權。

一位美股投資機構負責人表示,盛大和陳天橋此舉是完全將收益權和投票權交出,徹底賣掉了其最賺錢的游戲業務。

從盛大近兩年的動作來看,其一直在“變賣家產”。11月初,市場傳出盛大文學被出售給騰訊,估值40億-50億元,盛大隨后否認了接盤方為騰訊。11月27日,盛大集團公關部總監諸葛輝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拒絕透露詳細信息,稱以公告為準。在此之前,盛大還相繼出售了杭州邊鋒、上海浩方、酷6的全部或部分股權;曾經的盛大在線業務也因并入盛大游戲在此次交易中被出售。

在互聯網巨頭們爭相打造互聯網生態之際,老牌互聯網公司盛大則頻頻拋售資產。據了解,目前,盛大旗下的自營核心資產只剩下盛大云、盛付通等。對此,諸葛輝則稱,盛大集團已經成功轉型成為一家投資控股公司。

三步完售最賺錢業務

“對盛大游戲被賣掉并不感到驚訝,僅以市場角度看,在這波手游大潮中,盛大已經落后了,沒什么能拿出手的游戲。”一家游戲公司負責人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但從之前的財報數據看,盛大游戲始終是盛大最賺錢的業務。

今年9月份,盛大游戲私有化財團更換成員時曾引起軒然大波,市場猜測盛大即將退出游戲市場。當時陳天橋回應稱,盛大這么做絕對不是為了退出游戲,我們這么做是為了能夠放手讓游戲在一個更大的市場上,在更認可游戲的投資者眼中,在廣闊的天地里能夠得到更大的發展。

陳天橋“放手”游戲從今年年初正式開始,但過程一波三折。今年1月27日,盛大游戲宣布,公司已接到由控股股東牽頭的一家財團發來的私有化要約,對方給出交易價格為19億美元。當時,由春華資本、完美世界、FV Investment Holdings以及CAP IV Engagement Limit組成財團,另據了解,陳天橋和盛大也均有資金支持私有化。但9月份,盛大游戲宣布財團成員變更,上述四家公司將股份出售給東方金融控股公司、海通證券和中絨集團。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完美世界的公告,其四個月內僅依靠“倒手”盛大游戲股權獲益400萬美金。上述美股投資機構負責人認為,更換財團成員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陳天橋想清楚了要回歸國內,但考慮到成本問題,因為涉及中美兩國資本市場,由中資企業直接收購成本較高,而由盛大和完美世界這樣的國內公司先行收購,再轉售國內則在操作上更加便利,成本較低;第二,陳天橋之前沒想清楚游戲業務是回歸A股還是繼續留在海外,因為一旦回歸再出海有一定困難,所以先選擇海外的美元基金進行收購,之后想清楚了要回歸國內,再通過人民幣基金完成私有化。他稱,作為轉售方,完美世界等幾家機構肯定不會“免費”服務。

在此輪股權重組中,盛大股權也被稀釋。據數據顯示,1月份,盛大和春華資本持股76%(上市時,盛大持股占比71%),9月份三家新成員入股后,盛大股權占比降至18%,此次交易則將這18%的股份全部售出。

或借新股東A股上市

上述美股投資機構負責人表示,從一開始,盛大就計劃在這輪私有化過程中套現離場。 而兩個月后的此次交易,在盛大游戲還未完成私有化的背景下,當初的創始人和控股股東卻選擇徹底的退出,而連續兩次接盤的中絨集團躍居第一大股東。

如果說東方金融控股公司、海通證券因具有券商背景而有利于盛大游戲在A股上市,那中絨集團和億利盛達投資控股(香港)則是值得注意的兩家公司。

據了解,中絨集團以羊絨、紡織品起家,目前旗下擁有上市公司中銀絨業,此輪參與交易的中絨圣達投資控股(香港)有限公司為其關聯公司。但根據公開信息,無法判斷9月份中絨集團通過哪家公司實體入股盛大游戲。

據中銀絨業的財報顯示,其控股股東中絨集團為非國有法人,旗下業務涉及羊絨、房地產、餐飲等。馬生國為集團法人,并兼任上市公司董事長。上市公司中銀絨業主營無毛絨、絨條、羊絨紗、羊絨制品的生產和銷售,此前通過借殼登陸深圳證券交易所。

一家傳統企業成為一家網絡游戲公司最大股東,是否再次上演借殼上市?只是這次是盛大游戲借殼中銀絨業。此前,盛大官方表示是否借殼由股東決定。而上述游戲公司負責人表示,雖然目前并非由中銀絨業直接收購,但作為關聯公司,未來實現資產重組整合,打包進入上市公司是很有可能的,目前很多傳統企業開始向互聯網轉型。

據財報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銀絨業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下滑38.25%,第三季度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大幅下滑45.87%。從8月25日開始,中銀絨業宣布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臨時停牌,至今未復牌。

影響盛大游戲未來走向的還有中絨圣達投資控股(香港)有限公司,由盛大游戲高管團隊控制。上述游戲公司負責人稱,這種股權安排可能是對管理團隊的一種安撫。但值得注意的是,張鎣鋒剛剛就任CEO不到一個月。

10月28日晚,盛大游戲突然措辭嚴厲的宣布,根據董事會決議,正式免去張向東盛大游戲CEO職務,解除其與盛大游戲的勞動關系,解聘其盛大游戲董事身份。張向東作為前盛大游戲CEO及董事會成員,其在經營和發展理念與董事會存在較大分歧,管理和執行策略無法得到董事會認同,業績表現不能達到預期。同時,公司董事會正式任命張鎣鋒為盛大游戲代理CEO,增補張鎣鋒為盛大游戲董事。

但在8月份,由張向東一手主導的《最終幻想14》剛剛正式在國內上線。上述游戲公司負責人猜測,張向東被解聘可能與此次股權重組有關。但這一消息并未獲得證實。

未來投資互聯網和金融

轉型是盛大近兩年的關鍵詞,但伴隨轉型的是一項項業務的拋售和大量資金的回籠,還有各種質疑和人事動蕩。

根據公開資料,2012年,盛大將杭州邊鋒和上海浩方以近35億元的價格出售給浙報集團;2014年4月份,出售41%的酷6股權,按照當時的股價測算,大概6000萬美金,這一交易曾被質疑利益輸送,因為整個過程未涉及資金流動,而是通過盛大向購買者貸款的形式完成。

盛大的另一大業務盛大文學的交易雖然未公開宣布,但從整個過程來看,其引發的動蕩不次于盛大游戲。盛大文學在2011年就向美國SEC提交了募股書,但直到將被出售也未登陸資本市場。2013年5月份,又發生“起點之變”,盛大文學總裁吳文輝離職;而接任的侯小強在7個月后也選擇與陳天橋“分手”,離開盛大文學。今年下半年,又傳盛大文學被出售,按照市場傳言,估值在40億-50億元,控股股東盛大再回籠大筆資金。

至此,在盛大的業務板塊中,游戲、文學、視頻等曾經最主要的核心資產和戰略業務紛紛被出售,僅剩下盛付通、盛大云等盛大集團直屬的互聯網平臺業務。但在線支付和云計算領域,盛大四周強敵環伺,支付寶、財付通(微信支付)已占據大部分支付市場,而BAT的云計算也已逐步成熟。

諸葛輝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盛大集團已經轉型成為一家投資控股公司,互聯網和金融為主要投資方向,目前在VC領域,盛大也投資了大量的互聯網企業,最近重點投互聯網金融。(編輯盧愛芳辛苑薇)

Tags:  盛大 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