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之全球市場,中國租車行業任重而道遠

租車待瘋狂

來源:環球企業家  |  作者:楊冠宇  |  閱讀:

資本市場終于向中國的傳統租車行業露出笑顏。

10月,一嗨租車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IPO申請,計劃赴紐約證券交易所(紐交所)上市,融資2億美元。半月前,神州租車于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融資約40億港元,上市首日股價上漲超過28%。自此,中國租車行業最大規模的兩家公司都進入資本市場的懷抱。

上市之路并非一帆風順。2012年1月,神州租車曾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上市申請,籌措資金歸還債務和購買車輛,2011年初一嗨租車也曾計劃赴美上市融資1.5億美元,但彼時的神州租車連續三年虧損,一嗨租車經歷代駕風波,兩家公司的上市計劃都因種種原因擱淺。

曲折

上市計劃暫停后,這兩家公司對于全球市場的接洽并未停滯。2012年,一嗨租車向全球租車行業巨頭Enterprise集團轉讓15%股權,神州租車則獲得了華平投資2億美元的投資,并于2013年引入另一家巨頭——赫茲租車,后者獲得神州租車近20%的股權及一名董事會席位。

經營狀況的顯著提升促進了資本市場的認可。神州租車此次IPO的招股說明書中顯示,其2011年至2013年總營業收入從8.19億元增長至27.02億元,在2013年度雖虧損2.23億元,但于2014年第一季度轉為凈盈利9813萬元。一嗨租車的招股說明書披露,一嗨租車2014年第二季度凈虧285萬,較上一季度減84%,較上年同期減94%,達到最近3年以來最小的虧損幅度。

但羅蘭貝格的報告顯示,2013年中國租車市場的滲透率僅為0.4%,遠低于日本、美國、韓國的2.5%、1.6%、1.4%,甚至遠遠落后于巴西的1.3%。中國的短租自駕業務未來五年都將以年均27%的增長率高速發展,2018年市場規模將達到183億元。

巨大的市場背后,亦有問題制約著中國傳統租車業的發展。

就汽車市場而言,汽車進入中國家庭自2008年前后迅猛發展,私家車的使用周期約為8年,中國大多數家庭消費者現正使用第一輛新車,這一部分人群對二手車、租車的長期需求沒有到爆發時期。“也有消費習慣的原因,在目前階段,車類似于房子,對于中國人還是財產的概念,中國家庭更愿意擁有一套房子,希望擁有一輛車。”達晨創投投資總監程仁田告訴《環球企業家》。

程認為汽車文化正在變化,按照歐美汽車發展的時間點,預計到2018年二手車和新車的成交量將會翻轉,當中國消費者購買的第一輛車更在乎是否為新車時,對于租車的接受度會增加。

限制

在對租車公司的管轄方面,政策還有待于完善。中國租車行業領先的兩家公司一嗨租車成立于2006年,神州租車成立于2007年。相較其他行業而言,傳統租車屬于新興行業,針對這個行業還沒有針對性的法律法規,很多地區把地方租車歸屬于出租車協會之下,套用出租車協會的管理政策,出租車運營的許可證由地方頒發,并且不能異地運?營。

但,出租車旨在滿足本地化、臨時性、短距離的出行需要,租車一般則是有計劃、長距離、長時間的需求。受制于不能異地運營的約束,車輛一旦被客戶還到異地,租車公司長期需要花很大的人力物力成本進行回?調。

另一項影響中國傳統租車行業的因素是交通違章問題。在歐美國家,汽車違章的處理是針對人不針對車,即對違章的駕駛員進行處罰,租賃公司和相關管理網絡互通,租賃車輛產生的違章可以直接懲罰到駕駛司機。但在中國,違章車輛的處罰是對車進行,且各地區的處罰也并不互通,若北京的消費者在海南旅游時租車駕駛違章,很難在他回到北京后強制要求其回海南處理違章記?錄。

這無形中給租車公司增加了運營成本。由于無法讓客戶于年檢檢查日期前就大部分車輛繳清交通違章罰款,導致有關車輛不能通過兩年一次的強制年檢及被禁止上路或受處置。神州租車2013年每月平均7624臺車輛暫停租賃業務,并于2013年因停運車隊產生人民幣298.5萬元的總成本。

好消息是,這個問題正在得到改善。2014年5月中國公安部及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就改善汽車檢驗政策的一系列改革措施的聯合通知中,于2010年9月1日或之后獲取登記牌照的私人車輛于登記后首六年將獲豁免檢驗,而汽車租賃公司的大部分租賃車輛于此之后獲取登記牌照。中國汽車租賃行業的商會——中國道路運輸協會亦一直與中國政府積極討論修訂適用法規,著手以豁免汽車租賃公司的車輛因客戶違反交通規則而被扣分。

此外,租車公司不僅肩負著市場教育的工作,為了規避經營風險,還需要對客戶進行篩選,這使客戶受到限制。因為社會征信體系的不完善,又需要剔除危險人群,租車公司一般對客戶有身份證、駕照、信用卡的要求。在銀行有一定的征信記錄,并且信用卡能滿足預授權和訂單要求的消費者,證明銀行對其征信有一定考評,但信用卡門檻也阻礙著部分消費者的租車行為。

傳統的汽車租賃行業,因為設立門店和眾多線下人員,被認為是“重資產”的業務。AutoLab汽車實驗室發起人趙奕對《環球企業家》分析,由于在中國私家車進入租賃市場受限,租車公司需要花費大量成本在購買車輛上。“國外類似企業也是重資產模式,但用了很多手段使模式輕起來,比如融資租賃等金融手段,公司花很小的代價來拿到車的使用權,和車廠也有協議。”

中國的租車公司也試圖撬動金融杠桿。2011年8月,漢口銀行向神州租車提供10億元的綜合授信;2012年7月,中國銀行向其提供30億元人民幣或等值外幣的授信和融資意向安排;2012年8月,神州租車獲得招商銀行提供的20億元人民幣的銀行授?信。

而對于和全球市場的比較,神州租車副總裁臧中堂的觀點是,中國租車市場的滲透率低有其歷史原因,相比赫茲租車國際巨頭于1918年成立、發展已有近百年歷史等,神州租車成立僅7年時間,但近年中國市場的高速發展亦說明該行業在中國未來的巨大發展空間。

“租車行業適合發展的國家第一必須人口比較多,第二面積大,中國、美國就比較適合。反面的例子是加拿大人口少,幾乎每家都有車,沒有必要去租車,另一個是香港,人口多,但是面積小。”臧中堂對《環球企業家》說,成熟社會里將有70%的人口有駕照,但是受資源和道路承載量的限制,租車市場的前景可見。

金字塔頂風景的美麗程度永遠和其登頂的困難程度成正比,中國租車企業任重,而道遠。

Tags:  租車 瘋狂